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视野的打开,潮流艺术开始从小众审美走进了大众的需求列表,并以其更为年轻的表达赢得了迅速的崛起。为期两个月的WWART上海潮博会,是我国首届集合当代艺术、先锋潮玩、限量设计等内容的潮流艺术博览会。首届WWART上海潮博会以“潮聚世界”潮流艺术私人藏品展为核心,以不同的视角重视潮流艺术的“壮大史”。

不知不觉,潮流艺术热度升温。一些艺术家创作的衍生品出现在很多年轻人的案头,而联合发首的T恤衫、鞋子和其他生活快消品也成为了追捧的对象。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全国9月份开幕的展览中,包含“潮流艺术”概念的就有5个,分别是天津“潮玩展”、南京“南京潮流艺术节”、北京“潮流艺术典藏展”与第九届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中的“跨界国潮艺术展”,以及西安“西影潮流青年艺术节”。当然,这里还不包括潇当代美术馆开馆展,以及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与丸山纯奈的个展。

1

▲ WWART上海潮博会“潮聚视界”展区入口

当然,规模最大的则是“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 让这座城市继上海艺术博览会、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等众多艺博会之后,增加了一个新的品牌。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集中了众多当代艺术圈内大牌,包含“潮聚视界”“艺廊荟萃”“潮动天地”“艺潮无界”四个板块,其中不仅包含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这样的大牌IP,还有没顶画廊、阿拉里奥画廊、IdN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画廊的积极参与,同时还有潮牌快闪店和抖音品牌的在线项目。

为观众展示“好的潮流艺术”

什么是潮流艺术?根据收藏家毛壮的研究,“潮流艺术”是由中国人提出的概念,大约出现在2013。喜欢“潮流艺术”的群体基本上以年轻受众为主,是流行文化、大众传播、粉丝经济与IP运营下的一种产物。正如当代中国艺术评论家王端廷指出“NFT并非新艺术,只是一种新的收藏方式”那样,“潮流艺术”也并不是一种艺术形式,只是一种为特定消费群体提供的、拥有共同特征的艺术品。

2

▲ 艺术家Beeple的巨型拼贴NFT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以6900万美元在佳士得线上拍卖专场中成交

3

▲ WWART上海潮博会“潮聚视界”展区

在WWART联合创始人江书洋看来,潮流艺术的目标群体主要是年轻人,具有视觉冲击力强与大众认知度高的特点;如果按照艺术史的线索来看,潮流艺术可以被视为波普艺术的延伸,从中可以看到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但是有部分当代艺术家,对于被称为‘潮流艺术’的作品比较排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艺博会,可以架起当代艺术圈和潮流艺术的沟通桥梁。一个文化现象的产生,其背后一定存在某种社会意义和历史逻辑。年轻人喜欢潮流艺术是真实存在的事物,不论人们如何排斥,潮流艺术还是存在的。希望就是当代艺术也可以去更好的去接纳一些潮流艺术。” 江书洋说道。

4

▲ WWART上海潮博会“潮聚视界”展区

江书洋表示,策划此次艺博会的目的可以概括为三点:首先,在上海聚集一批有代表性的潮流艺术作品,特别是目前具有一定世界知名度的潮流艺术家,例如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村上隆和MR.等。此次艺博会在1层策划了一个包含38件潮流艺术作品的藏家收藏展示,向公众展示什么是潮流艺术。

5

▲ WWART上海潮博会“潮聚视界”展区

其次,上海潮博会对中国潮流艺术进行一次集中展示与推广,希望提高中国潮流艺术家的公众认知度,可以在世界舞台上掌握更多的话语权。1层展览中也楼也展出了青年艺术家张占占、惠唯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也包含周春芽的雕塑作品《绿狗》,以及徐震的作品《交流(跳跃的、欢乐的、沉醉的)》。

6

▲ 展览现场

最后,近两年出现了很多打着“潮流艺术”旗号的展览出现,但是良莠不齐。上海潮博会希望通过此次大型展览告诉公众,怎么去辨别潮流艺术作品的好坏。2楼区域集中了很多国内重要美术馆和画廊,相信他们对于学术性的关注,以及他们推介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会增进大众对于潮流艺术的认知。

7

▲ 展览现场

对于上海潮博会是否会连续举办,江书洋表示还要根据这次展览的公众参与情况决定。“可能下一次的‘上海潮博会’会融入其他形式,例如先锋戏剧或独立电影,名字并不一定保持固定不变。”江书洋说道。

潮流、艺术与消费的关系

WWART上海潮博会分布在瑞虹天地太阳宫地上一层、二层的多个空间,观众可以直接近入潮流艺术玩具店购买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的潮流玩具、服饰和周边产品,还可以到熊爪咖啡×垄上去和熊爪互动、购买咖啡。值得注意的是,在主展区、分展区、户外展区与潮牌快闪店之间,还分布着一些展览、艺术作品与拍照区域,以及一些店铺中还展示了艺术作品,可以从视觉上来说,整个商场就是一个开放的艺术机构,到处充满艺术元素。

8

▲ 展览现场

在展场内,抖音、小红书等短视频平台上的KOL (key opinion leader)也十分惹人注目。这些注重穿搭的“潮人”通过自己的视频在网络中发声:逛WWART上海潮博会才是年轻潮流的正确打开方式。在大众媒体的传播中,潮流被艺术再度定义,潮流艺术品也变成了一种年轻的宣言和身份的指示物。

9

▲ 展览现场

WWART上海潮博会的展出形式和内容,不禁让笔者联想到2021-10-23在淮海中路上海广场举办的展览“上海广场”。这个与商场同命的展览由徐震、肖寒联合策划,其中的参展艺术家杰夫·斯泰伯(Jeff Staple)和史蒂文·哈灵顿(Steven Harrington)也被视为潮流艺术家。而江书洋也谈到艺术家徐震“艺术是可以被消费”的观念,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们身处这个快消的时代,艺术一定是能被消费而且是会被追捧的。而艺术家也需要市场,而市场的形成源于艺术爱好者的追随。消费是艺术必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如果没有消费,哪怕艺术家的作品再好,公众也不知道。”

10

▲ 展览现场

徐震可以算是一个当代艺术圈中的“KOL”,他认为潮流艺术的前提是必须要成为潮流,然后再是艺术。徐震将消费性作为当代艺术的传播渠道,其作品《徐震超市》可以作为这一理念的最好实践。笔者也同参加艺博会的几个画廊交流作品的销售情况,他们纷纷表示作品销售状况“还不错”。或许可以说,当下是一个“消费即认知,流量即认知”的时代。

11

▲ 言午画廊展览现场

波兰社会学家齐格蒙·鲍曼(Zygmunt Bauman)曾《流动的时代:生活于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代》,流动的现代性拆解规则、瓦解管制、倡导独立,让一切曾经神圣的、坚固的东西都消失了。因为目前只有消费能够在最大程度上提供某种确定性,它能够带来瞬时的“不朽的经历和体验”。潮流艺术却能够在某种层面上延缓消费带来的短暂满足感与空虚感,毕竟,“艺术”二字在市场上还带有保值增值的光圈。

潮流艺术是时代的镜子

著名策展人陆蓉之表示:“‘潮艺术(URBART)’是当代艺术中的某些比较受到广泛注意的创作表现,既不是什么‘主义’,也不是什么‘风格’。而且,事实上,在历史中的每一个时代,都会产生当时受到普遍关注和喜爱的‘潮艺术’,它不会是一个突发或新崛起的现象,而是历史渐进式的演变。”,所以,所谓的“潮流艺术”可能就是贴合时代特征的艺术品的总称。

12

▲ WWART上海潮博会“艺潮无界”展区

潮流艺术的一个特点是不需要阐释。这十分符合当下“读图时代”“短视频时代”的视觉习惯,人们再无耐心阅读大段的文字。而一些当代艺术作品需要通过文字阐释,才能为更多的看不懂当代艺术的社会大众所理解和接受;阐释链接了媒体、画廊和拍卖等艺术产业的其他环节,增进了作品本身的附加值。显然,潮流艺术并不存在晦涩的艺术理念,它更多地是通过情绪的宣泄式表达,激发观者的想象。

13

▲ BCA(BlockCreateArt)展览现场

潮流艺术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挪用大众文化符号。展览中可以看到很多大眼睛的卡通人物形象,而麦当劳、粉红豹、阿童木、哆啦A梦、美元等的形象也可以在一些作品中找到。这种大眼睛的二次元作品,显然受到了日本漫画和迪士尼卡通的影响;不仅可以唤起青年人的文化记忆(cultural memory),还可以更为快速地被他们接受、喜爱。而另一些潮流艺术家就是在制造属于自己的符号,例如艺术家颜磊的彩轮、HEA的醒狮、陆平原的太阳逗等。

14

▲ 潮牌快闪店ROBBi

当然,WWART上海潮博会所思考的问题并不都是当下的潮流,主办方对于其所在的场域的历史也进行了回应。瑞虹太阳宫位于广义上的虹镇老街,过去人口密度极高、居住条件简陋、周围环境脏乱差,是上海市中心最大的棚户区。直到2019年初,虹镇老街16个旧区改造地块才完成交地任务。因此,此次艺博会的空间设计使用了金属扣件和钢管构成支撑架,同时,画廊的门牌号使用的过去民间的门牌号格式。

15

▲ 展览现场中的“国潮”

上海地区的艺博会接二连三地举办,大小展览隔日竞相开幕,艺术市场看起来热闹非凡。但是综合地审视一下上海的艺术生态圈,不难发现相比北京来说,上海有影响的拍卖会却寥寥无几,当代艺术的二级市场比较萎靡。胡懿勋认为“相对成熟的‘一、二级市场’配置模式应该是‘1:50’的比例,也就是只1家二级市场的拍卖行要对应50家左右的画廊或是古玩店。

16

▲ 展览现场抖音合作项目

那么,未来潮流艺术会不会出现专门的拍卖会?潮流艺术是否会延长自身产业链?还需要保持关注。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百度